Main content start
Header Banner

Athletes' Blog

2019年11月

天生我才必有用

王鎮炎 — 殘疾人羽毛球運動員

王鎮炎

王鎮炎出戰印尼2018亞洲殘疾人運動會

我,只有137厘米高,智力及身體器官生長正常,但手腳比健全人士短小。上天賜給我一個特別的身軀,令我經歷比常人更多的考驗,成就了一個不平凡的人生。

我患有先天性軟骨發育不全症,簡稱侏儒症。我自小在主流社會裡生活,因為身體的異常,難免受到歧視,在別人眼中社會地位卑微。

慶幸我出生自一個小康之家,父母不但對我愛護有加,還給予我自立的機會,生活幸福美滿。我自小熱愛運動,夢想成為金牌運動員。雖然我的運動表現無法與健全人士相比,但父母讓我接觸游泳、乒乓球、羽毛球等,使我有機會踏上追夢之路,並培養出樂觀的性格。儘管如此,運動於我而言只可以作為興趣,畢竟我無法戰勝健全人士,夢想始終是遙不可及。

上天給我考驗後,隨之而來的卻是一次機會。2013年,我在機緣巧合下將興趣變成職業,加入香港殘疾人羽毛球隊接受訓練。比賽的對手不是健全人士,而是跟我一樣的侏儒症患者或短肢運動員。一個公平的比賽場地,令我重燃成為金牌運動員的希望。

香港從來沒有侏儒羽毛球運動員,在沒有先例可循的情況下,教練及支援團隊特意為我設計一套合適的訓練計劃。

  • 技術訓練:我的身體結構與健全人士不同,教練為我安排的訓練計劃也不一樣。我的比賽場地跟健全人士的一樣大,對我來說走動是最困難的部分,教練因此針對性加強訓練我的走動。他們還觀察到侏儒比其他人有更多限制,所以在球路變化上作出相應的調整。
  • 體能訓練:我的肌肉長度比健全人士短,所以體院的體能教練為我度身訂造訓練計劃,加強肌肉爆炸力及耐力。


侏儒運動員除了外在身體結構與常人不同之外,在心理上還要衝破很大的難關。以前的我為了避免遭受歧視,自小活在一個安穩的圈子裡,靠身邊很多人的支持和幫助,看清楚前路一步一步走下去。然而,要成為成功的運動員則不可能只活在自己的世界,而是要面對及克服自己的短處,衝破自己的界限。例如我起初不太習慣在比賽時成為全場的焦點,感到壓力很大。後來我與體院的運動心理學專家傾談,他把我內心的不安一層一層地揭開及排解,讓我由一個性格保守的運動員,變成勇於突破界限的兩屆世界錦標賽金牌得主。

「天生我才必有用」這句諺語陪伴我成長30多年,我相信上天是公平的,也許祂沒有給我一個健全身軀,卻令我擁有健全人士未必得到的成就。如果你埋怨自己所失,倒不如珍惜自己所有,並好好運用,盡力發揮所長。

wong small 1

王鎮炎 (前排左一) 在TOTAL BWF殘疾人羽毛球世界錦標賽2019與隊友及總教練留影

log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