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内容开始
Header Banner

2019年11月

天生我才必有用

王镇炎 — 残疾人羽毛球运动员

王镇炎

王镇炎出战印尼2018亚洲残疾人运动会

我,只有137厘米高,智力及身体器官生长正常,但手脚比健全人士短小。上天赐给我一个特别的身躯,令我经历比常人更多的考验,成就了一个不平凡的人生。

我患有先天性软骨发育不全症,简称侏儒症。我自小在主流社会里生活,因为身体的异常,难免受到歧视,在别人眼中社会地位卑微。

庆幸我出生自一个小康之家,父母不但对我爱护有加,还给予我自立的机会,生活幸福美满。我自小热爱运动,梦想成为金牌运动员。虽然我的运动表现无法与健全人士相比,但父母让我接触游泳、乒乓球、羽毛球等,使我有机会踏上追梦之路,并培养出乐观的性格。尽管如此,运动於我而言只可以作为兴趣,毕竟我无法战胜健全人士,梦想始终是遥不可及。

上天给我考验后,随之而来的却是一次机会。2013年,我在机缘巧合下将兴趣变成职业,加入香港残疾人羽毛球队接受训练。比赛的对手不是健全人士,而是跟我一样的侏儒症患者或短肢运动员。一个公平的比赛场地,令我重燃成为金牌运动员的希望。

香港从来没有侏儒羽毛球运动员,在没有先例可循的情况下,教练及支援团队特意为我设计一套合适的训练计划。

  • 技术训练:我的身体结构与健全人士不同,教练为我安排的训练计划也不一样。我的比赛场地跟健全人士的一样大,对我来说走动是最困难的部分,教练因此针对性加强训练我的走动。他们还观察到侏儒比其他人有更多限制,所以在球路变化上作出相应的调整。
  • 体能训练:我的肌肉长度比健全人士短,所以体院的体能教练为我度身订造训练计划,加强肌肉爆炸力及耐力。


侏儒运动员除了外在身体结构与常人不同之外,在心理上还要冲破很大的难关。以前的我为了避免遭受歧视,自小活在一个安稳的圈子里,靠身边很多人的支持和帮助,看清楚前路一步一步走下去。然而,要成为成功的运动员则不可能只活在自己的世界,而是要面对及克服自己的短处,冲破自己的界限。例如我起初不太习惯在比赛时成为全场的焦点,感到压力很大。后来我与体院的运动心理学专家倾谈,他把我内心的不安一层一层地揭开及排解,让我由一个性格保守的运动员,变成勇於突破界限的两届世界锦标赛金牌得主。

「天生我才必有用」这句谚语陪伴我成长30多年,我相信上天是公平的,也许他没有给我一个健全身躯,却令我拥有健全人士未必得到的成就。如果你埋怨自己所失,倒不如珍惜自己所有,并好好运用,尽力发挥所长。

wong small 1

王镇炎 (前排左一) 在TOTAL BWF残疾人羽毛球世界锦标赛2019与队友及总教练留影

logo